湖南探索涉案精神病人进出两难解困之策 医疗所

  ●2012年3月,修订后的刑事诉讼法增加了依法不负刑事责任的精神病人的强制医疗程序,两高司法解释及公安部刑事办案规则也相继对这一程序作出规定,这标志着强制医疗程序在我国全面确立

  ●但新修订的刑事诉讼法没有进一步完善强制医疗程序和强制医疗机关,两高司法解释及公安部刑事办案规则没有涉及强制医疗救治机构,也没有对强制医疗经费作出规定,这给强制医疗机构的运行带来困扰

  ●作为收治全省涉及故意杀人等严重肇事肇祸精神病人的湖南省强制医疗所,目前已康复的病人回归社会面临两大难题:一是病人康复后出所难,二是病人康复回归社会后继续服药难

  在湖南省强制医疗所工疗室,苏强正左手拿着一颗小电子元件,右手捏着一根短金属线,熟练地将金属线穿过一个小孔。在他面前的桌子上,堆满了已经加工好的电子元件……

  6年前的一天,家住湖南省长沙市开福区捞刀河镇的苏强,突然觉得有人要害他,便拿起菜刀将自己的孩子杀死了。案发后,经法定程序鉴定,苏强为依法不负刑事责任的精神病人,被送到湖南省强制医疗所接受强制医疗。

  在湖南省强制医疗所,像苏强这样的严重肇事肇祸的精神病人有近500名,年龄最大的81岁,年龄最小的19岁。

  2012年3月,根据刑事诉讼法第284条规定:“实施暴力行为,危害公共安全或者严重危害公民人身安全,经法定程序鉴定依法不负刑事责任的精神病人,有继续危害社会可能的,可以予以强制医疗。”修订后的刑事诉讼法增加了依法不负刑事责任的精神病人的强制医疗程序,两高司法解释及公安部刑事办案规则也相继对这一程序作出规定,这标志着强制医疗程序在我国全面确立。

  但作为收治全省涉及故意杀人等严重肇事肇祸精神病人的湖南省强制医疗所,目前已康复的病人回归社会却面临两大难题:一是病人康复后出所难,二是病人康复回归社会后继续服药难。

  那么,严重肇事肇祸精神病人康复回归社会和继续服药,到底难在何处?破解这一难题,法律界人士、强制医疗工作者又有何良策?记者近日来到湖南省强制医疗所进行探访。

  走进湖南省强制医疗所,一阵花香扑鼻,在院子围墙边几块空地上,几株不知名的白色小花在风中摇曳,一片春意盎然的景象映入眼帘。

  对于围墙西边的一大片空地,湖南省公安厅监管总队副总队长、湖南省强制医疗所所长雷景群有自己的打算。

  “我们准备筹资把这些空地利用起来,开辟成农疗区,让病情稳定的病人在这里学点基本生活技术,为康复后回归社会做准备。”在雷景群看来,让这些精神病患者参加适度的劳动,对身体康复有很大的促进作用。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从1982年开始,湖南省开始收治严重肇事肇祸的精神病人,当时由位于怀化的安江精神病监护所收治,这家监护所隶属于湖南司法行政机关。

  2011年,湖南省将严重肇事肇祸精神病人的收治归口公安机关管理,并在岳阳市平江县设立了湖南省安康医院(2013年改为湖南省强制医疗所),归湖南省公安厅直接管理。

  在湖南省强制医疗所管教大队大队长魏朝辉的印象中,成立之初的湖南省安康医院“场地是租用的两栋办公楼,病人食堂、洗衣房、仓库都是临时搭建的板房”。

  2011年8月,筹建中的湖南省安康医院接管了怀化市安江精神病监护所的305名病人。

  由于湖南省强制医疗所是全省唯一一家强制医疗机构,受床位和出所不畅的制约,2014年9月,湖南省公安厅与湖南省卫计委联合下发了文件,明确湖南省强制医疗所仅收治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放火造成重大损失三类对象,涉及其他犯罪的由各市州建立强制医疗点予以收治。

  为了改善收治条件,2015年,湖南省投资近1.5亿元,开始修建一座占地120亩,面积近3万平方米的医疗所新办公楼和收治场所。这个现已投入使用的新场地,设置床位1000张。

  “现在是12人一间房,我们尽力筹资扩容,着力启动未装修的三个病区,先从硬件上解决‘收容难’的局面。”雷景群说。

  据了解,目前,湖南省强制医疗所实有在编民警17名,协警、医护人员等工作人员约170名。为确保安全,每个病区配备了主管民警和协护警20名以及医护人员8名至9名。

  走进湖南省强制医疗所康复治疗中心,记者在配药室看到,这间房子的墙上订有一块黑板,上面详细地记录着每个特殊饮食病人的名单。已经配好的药丸,放在一个透明的盒子里,盒子里还插着一张纸片,纸片上记录着药物的成分和服药病人的姓名,主管护士陈明正在核对病人的用药情况。

  据陈明介绍,病人吃饭的桌椅经过精心设置,防碰撞和跌倒。病房有紫外线报警系统,病人一旦起床,监控中心就会收到相应的警报提示。

  为了协助医治病人,湖南省强制医疗所还成立了康复大队,有28年从警经验的易文军担任大队长。易文军向记者介绍,治疗康复中心现有5个病区,人数最多的是一区,有100多人,主要为老弱病残,最少的是五区,为女病区,有59人。

  记者来到五病区时,这里的女病友在女民警的带领下,正在做广播体操。此时,在劳动技能培训区,有的病人正在熟练地将电线来回穿梭制成电子线圈。医疗所给他们的劳动提供报酬,1个月下来,最多有400多元钱的收入。

  “虽然这些人都犯过案,但他们是精神病患者,我们不能把他们当罪犯看待,而要积极协助医院治疗他们,想方设法使其康复回归社会。”雷景群对记者说。

  雷景群调到湖南省强制医疗所工作后,新的所领导班子大胆提出了“康复与安全同等重要”的办所理念,和“治病与治人”相结合的管理理念。

  在这一工作理念的带动下,医疗所的工作人员平时经常与病人沟通交流。有的民警还从家里拿来衣物接济病人。

  去年,湖南省强制医疗所又开辟了专门的康复场地,购置400万元的康复专用器材。并拟在所内30多亩空地建设农疗区,通过开展农业知识培训等多样化的康复手段提升病人回归社会的能力。

  为了更好地保障病人的生活,2018年,湖南省强制医疗所与湖南省财政厅、医保局多次协调,将病人的医疗包干费用提高至80元/人/天,年增经费500万元。此外,湖南省强制医疗所还协调多个部门,历经半年时间,多方查找、核实数据,为400多名病人办理了身份证,让他们享受国家救助政策。

  良好的康复治疗环境,让一些严重肇事肇祸精神病人在这里得到康复,但因为各种原因,这些已康复的病人在回归社会之路时还存在困境。

  据记者了解,按照刑事诉讼法规定,对于已不具备人身危险性,不需要继续强制医疗的,应当及时提出解除意见,报决定强制医疗的人民法院批准。提出申请的主体包括医疗机构、被强制医疗的人及其近亲属。

  但在雷景群的印象中,目前由家属或被强制医疗人自己提请解除强制医疗的不足5%。

  “这些病人的家属担心病人出院后再犯事,都不愿意接回去。”在雷景群看来,现在已康复的病人出院难,是湖南省强制医疗所面临的困境之一。

  湖南省强制医疗所向记者提供的数据显示,现在所治疗的共有近500名精神病人,其中年龄最大的81岁,住院时间5年以上的占78.6%,8年以上的占46%,滞留时间最长的达38年。

  现年81岁的吴某福系湖南省临湘市长塘镇人,2014年1月,他将其妻子杀害。案发后,经湘雅二医院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吴某福被诊断为脑器质性精神障碍,实施危害行为时无刑事责任能力。

  2014年8月,临湘市人民法院决定对吴某福进行强制医疗,并将其送往湖南省强制医疗所治疗。经过4年治疗后,吴某福基本已经康复,但其亲属因为担心他回去之后再发病,不愿意将其接回家。

  因为年龄偏大,吴某福现在的生活自理能力很差,为照顾其饮食起居,医疗所只好请其他病友一起帮忙照顾他。

  而1982年被送进怀化安江精神病医院治疗,后又转到湖南省强制医疗所治疗的杨某安,本来病情已经稳定可以出院,但因为他已经找不到家属,所以一直不肯出院,目前已经滞留在医疗所长达38年。

  雷景群透露,2018年,湖南省强制医疗所通过多方面努力,争取到了一些病人家属配合,但一年来出所人数也只有13人,不到应出所人数的十分之一。

  记者采访了解到,大部分家属、村民、村干部等都不愿意精神病人回去,认为应该交由政府相关部门去管控。

  雷景群担忧,由于病人长期滞留,强制医疗所快成为养老所了,外面需要收治的病人收不进来,强制医疗所的社会效益难以最大化发挥。

  湖南省强制医疗所从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获取的一组数据显示,2013年至2017年,湖南省法院共决定强制医疗对象为388人,湖南省强制医疗所共收治118人,剩余人员目前滞留在不同的场所。

  为了解湖南省各市州严重肇事肇祸的精神病人强制医疗及管控情况,2018年7月,湖南省强制医疗所组织4个工作组对全省14个市州及部分县区进行走访调研,发现大部分市州在当地精神病医院都指定了强制医疗病区,但普遍存在床位少、医疗资源不足、专业技术人员少、病人医疗费用难解决等问题。

  记者采访发现,在社会环境和个人心理因素的双重影响下,我国精神病人肇事肇祸、伤害他人的事件时有发生。

  2012年3月14日修正的刑事诉讼法规定,对依法不负刑事责任的精神病人进行强制医疗。但在实践操作中,各地多存在医疗机构缺乏法律定位、精神病人治愈的标准难掌控、病人出院难、运转经费困难等诸多困惑。

  湘雅二医院精神科主任王小平认为,目前精神病人医疗之所以无法健康流动,除了经费问题外,各部门之间也缺乏统筹协调。他建议,精神病人的合理安置,涉及医疗、民政、司法、社区等多个部门,应统筹协调处理。

  “在实际操作中,由于立法上过于原则性的规定,强制医疗措施在现实中存在诸多问题。”湖南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黄捷认为,刑事强制医疗程序自2012年确立至今,对特定的精神病人实施强制医疗转为司法问题,立法者保护“社会安全”和人道救治“精神病患者”的初衷得到基本体现和落实。但经过数年的程序运行观察,实践中各类不足和问题逐渐暴露。

  以精神病人治愈的标准问题为例,国内专家认为有3个标准:一是精神症状大部分或完全缓解,二是自知力部分或基本恢复,三是目前无伤害自身或他人的行为以及风险。

  “但是这一鉴定结论到底应该由什么医院作出,没有相关的规定。”黄捷对记者说。

  黄捷透露,但新修订的刑事诉讼法没有进一步完善强制医疗程序和强制医疗机关,两高司法解释及公安部刑事办案规则没有涉及强制医疗救治机构,也没有对强制医疗经费作出规定,这给强制医疗机构的运行带来困扰。

  黄捷建议,应将强制医疗纳入财政预算或建立强制医疗专项资金,由强制医疗机关根据法院制作的强制医疗决定书,按人数每年申请划拨治疗经费。

  那么,涉案精神病人治疗康复后,如何加强对其监管?黄捷认为,应建立社区辅助治疗机制,加强解除强制医疗后的事后监督。除责令精神病人的监护人严加看管和治疗外,应当发挥社区辅助治疗的功能,建立社区精神康复机构,免费供药,组织协助医疗机构、民政部门等定期回访,指导服药和开展康复训练。

  在今年全国两会上,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湖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教授张涤,向大会递交了一份完善强制医疗执行工作的相关立法建议。

  涉案精神病人“出所不通、入所不畅”的困局,也引起了湖南省公安厅领导的重视。在湖南省政府副省长、省公安厅厅长许显辉,湖南省公安厅副厅长李介德的指示下,从2018年开始,湖南省强制医疗所正在探索一种新的长效工作机制,拟在永州、常德、郴州、株洲、衡阳、怀化等市州选择四至五个医院,作为湖南省强制医疗所的继续康复片区安置点,主要安置对象为,经过评估可以出所,但没有监护人或者监护人缺乏监护能力的精神病人,所需费用由湖南省强制医疗所通过医保解决,差额部分由病人所在市州政府分担。同时,建议免费提供一种长效针剂,相关部门人员定期上门提供和指导出所病人用好药,以解决病人服药依从性和家庭购药难的问题。

  今年春节前,湖南省强制医疗所已与常德市康复医院就继续康复安置点建设问题达成了意向。目前,湖南省强制医疗所在湖南省公安厅监管总队的指导和支持下,已将相关建议送相关职能部门征求意见。如能达成一致意见,长期困扰强制医疗工作的问题有望得到切实解决。

  ”针对农业产业发展中的融资问题,董希淼建议,改善金融有效供给,加快抵押担保、融资租赁、农业保险、农业信托等体制机制改革,完善信托、保险、担保、租赁等业务模式。据了解,目前农业农村部已建设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信息直报系统,通过主体直连、信息直报、服...[详细]

  陈彦娴在林场工作了一辈子,当年这条路弯道多,两旁都是沙丘,走在路上,如同穿梭在沙子堆成的胡同里。”车窗外,树木飞驰,陈彦娴情不自禁唱起当年的歌谣:“六二年那么呼儿嘿,进林场那么呼儿嘿,知识青年怀着热情,来到塞罕坝,创大业那么呼儿嘿……”1964年...[详细]

  长沙71岁的周爷爷很喜欢打麻将,每天都要打上几个小时。医生仔细询问和检查后,高度怀疑周爷爷发生了下肢静脉血栓,建议行血管彩超检查,诊断为“左侧髂静脉及左下肢深静脉血栓形成”。[详细]

  同是离异人士的梦竹(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与老白在婚恋平台上相识,迅速成为彼此的“依靠”。可一个半月后梦竹才得知,350万元全部被老白在地下黑彩票点赌博输光了。此案的助理检察官张晓晴说,从下注的账单信息看,老白出手极其大方,每次至少转5000元,有时候甚至...[详细]

  汤加群岛发生5.5级地震。震源深度10千米图片来源 国家地震台网官方微博中新网3月27日电[详细]

  因全国大范围停电,委内瑞拉政府26日清晨宣布全国停工停课24小时。罗德里格斯表示,25日晚再次发生停电是由于反对派对古里水电站进行纵火破坏,企图彻底破坏发电和输电系统,这导致政府此前恢复电力供应的工作前功尽弃。[详细]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hairuilong.com/a/yiliaozixun/20190328/1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