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律的体力活动和降低复发风险及死亡率相关

  EGFR 突变 NSCLC 的标准一线治疗是 EGFR TKI,如何提高 TKI 疗效的探索还在不断进行。8 月 14 日,JCO 发表研究,证实培美曲塞/卡铂化疗的加入可以改善此类患者结局 [1]。

  在 EGFR 突变的 NSCLC 患者中,培美曲塞和卡铂化疗加入吉非替尼可以显著改善 PFS 和 OS,但是同时也会增加毒性。

  对于经治的 NSCLC 患者,纳武单抗比多西他赛具有更长的治疗持续时间和更长的 OS。JCO 于 8 月 14 日发表文章,评估纳武单抗的长期获益和反应及疾病控制对于后续生存的影响 [2]。

  和接受多西他赛治疗的患者相比,接受纳武单抗治疗的进展期 NSCLC 患者具有更长的治疗持续时间,且可以转化成生存优势。

  纳武单抗或多西他赛治疗 6 个月时反应的患者生存长于 6 月进展的患者,纳武单抗和多西他赛的 HR 分别是 0.18 和 0.43。对于疾病稳定对比进展的患者,纳武单抗和多西他赛的 HR 分别是 0.52 和 0.80。长期数据没有新的安全性信号。

  早期 HPV 相关口咽鳞癌需行放疗或化放疗,还不清楚降低化疗及放疗强度是否可达到相同疗效。8 月 14 日,JCO 公布了去强化化放疗方案的 II 期研究结果 [3]。

  研究发现 60 Gy 调强放疗联合低剂量顺铂的去强化化放疗方案治疗 HPV 相关口咽鳞癌患者的结局良好,不再需要新辅助化疗或常规手术的加入。

  P16 阳性的 T0-3,N0-2c,M0 的患者接受调强放疗 60 Gy 同步联合顺铂 30 mg/m2 QW 治疗。T0-2N0-1 的患者不接受化疗。所有患者治疗后 10-12 周行 PET/CT 评估颈部切除。首要终点是 2 年 PFS 率。次要终点包括 2 年局部区域控制,无远处转移生存和 OS。

  纳入 114 名患者,中位随访 31.8 个月,2 年局部区域控制率 95%,无远处转移生存率 91%,PFS 率 86%,OS 率 95%。没有 3 级以上晚期不良事件。

  非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中,规律的体力活动和降低复发风险及死亡率相关,但是体力活动对转移性结直肠癌(mCRC)的影响还不清楚。8 月 13 日,JCO 刊登了相关研究 [4]。

  CALGB (Alliance)/SWOG 80405 研究中,mCRC 患者的体力活动和 OS 的相关性不显著,但是更多的体力活动和 PFS 延长以及降低 3 级以上治疗相关不良事件发生率相关。

  这是一项来自于 CALGB (Alliance)/SWOG 80405 III 期研究的前瞻性队列研究。治疗开始后 1 月内,患者完成关于前 2 个月体力活动的调查问卷,根据回答计算每周代谢当量(MET)来定量体力活动。首要终点是 OS。次要终点是 PFS 和 3 级以上治疗相关毒性。

  8 月 15 日,JAMA Oncol 发表研究,评估联合减重和家庭为基础的锻炼项目对乳腺癌相关淋巴水肿(BCRL)结局的影响 [5]。

  结果表明减重、以家庭为基础的锻炼和联合干预不改善 BCRL 结局,工作人员监督的锻炼项目可能比家庭为基础的项目更能改善淋巴水肿结局。

  351 名有 BCRL 的超重乳腺癌幸存者进行 52 周家庭为基础的每周 2 次力量/阻抗锻炼项目和每周 180 分钟散步,20 周代餐和 52 周生活方式调整咨询的减重项目,以及家庭为基础的锻炼和减重项目联合。终点是 12 个月上臂体积的改变。

  351 名患者中,90 名随机到对照组(没有锻炼及减重干预),87 名随机至锻炼干预组,87 名减重组,87 名联合锻炼及减重干预组。客观上肢评分改变的平均值分别是:对照组-1.40,锻炼组-2.54,减重组-3.54,联合组-3.84。自我报告上肢评分改变的平均值分别是:对照组-0.39,锻炼组-0.12,减重组-0.57,联合组-0.62。对照组减重-0.55%,联合组减重-8.06%,减重组-7.37%,锻炼组-0.44%。

  POLE 和 POLD1 的突变可以导致 DNA 修复缺失。JAMA Oncol 近日发表研究表明它们可能对免疫检查点抑制剂(ICI)治疗结局具有一定预测价值 [6]。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hairuilong.com/a/yiliaozixun/20190819/485.html